搜索

首页     |     服务     |     行业     |     经验     |     党团工会     |     招贤纳士     |      关于我们

二维码

微信公众号

手机网站

 

底部信息

版权所有:中天运会计师事务所(特殊普通合伙)
联系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车公庄大街9 号五栋大楼B1 座七、八层     邮编:100044   
联系电话:(010)88395676     传真:(010)88395200      网址:www.jonten.com
京ICP备12037581号 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北京

服务-banner

通知公告:

人工智能是福音?还是慌恐?

2017/12/01 16:16
浏览量

     ——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吴汉东教授谈人工智能的益处和风险

 

  当你花去一年的时间,和一个心仪的人儿去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,同时还要去验证他(她)是不是个机器人。这个场景,会不是像是一个科幻大片?然而,这一切都有可能成真。未来已来的人工智能到底会带给我们什么?是幸福还是困惑?小编带你去领略一场人工智能的盛宴。

  近日,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原校长、吴汉东教授以《人工智能时代的法律与社会问题》为主题在中天运合伙人培训班上做了一场精彩的演讲,带领大家穿越了从农耕时代到工业革命,再到人工智能时代的时空隧道。

 

  人工智能正在到来

 

  人工智能日新月异的技术正以出乎我们想象的速度走到我们身边,诸如无人驾驶、无人工厂、智慧家居、专家系统,等等。

 

  吴汉东教授表示,这给我们传递了一个很强烈的信号,那就是未来已经到来。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,经历的是知识革命时代,有两样最重要的技术与我们息息相关,就是基因技术和网络技术。

 

  在基因技术方面,吴汉东介绍,在本世纪中叶,如果完全掌握了基因技术,可以治疗疾病,维系健康,人的理论寿命将会从现在的120岁延伸到160岁——这不是一个科学的童话,而是一个科学的预言。

 

  他同时指出,高科技不仅为我们带来福音,也会带来问题。比如,克隆人的技术,被别有用心的组织和个人所掌握,今天克隆一个希特勒,明天一个萨达姆,后天一个本拉登,整个世界就没有安宁之日。

 

  吴汉东表示,人工智能最核心的是四样技术。首先是机器学习技术,计算机通过对大量已有数据处理分析,从而拥有预测判断和作出最佳决策的能力。比如机器人作为围棋高手已经势不可挡,以至于中国围棋高手柯洁说,在阿尔法元面前,人类显得有点多余。人工智能的第二个核心技术,是对语言的处理技术,就是为机器安装了一个听觉系统。第三个核心技术,是图像处理技术,就是为机器安装一双慧眼。第四个技术是人机交换技术。是将机器学习、语音处理、图像处理结合在一起,可以与我们自然人进行交流、沟通。微软公司推出了一个机器人叫小冰,是一个女性,声音非常优美、温柔、善解人意、知书达理,据说在中国有1亿粉丝,现在会谈的记录达到了3亿多份。小冰是一种由软件工程师设计的一种特定的情绪抚慰程序,能够安抚不同的人,倘若失恋了或工作不如意,都可以找她谈心。

 

  人工智能的风险特征

 

  吴汉东集中讲述了人工智能时代的社会风险和主要问题,比如涉及到人类的生命和健康、安全和自由以及尊严和隐私问题。目前,人工智能已经向我们现有的法律制度,和社会制度发起了挑战。

 

  吴汉东认为,人工智能社会风险有三个特征。其一是风险的共生性。人工智能时代绝对是一个风险时代,这种风险既可能是法律和政策所保护的技术风险,也可能是制度风险。一个科学家警告说,人工智能技术用于恐怖活动,将是人类最要警惕的一个风险。他做了一个视频,有一个小小的杀手机器人,可以握在手中,但它拥有一个微型的广角摄像机,拥有一个高灵敏度的传感器,还载有一个高爆能量的炸药,能在会场隐匿飞行,人不知鬼不觉,最终可以锁定目标,发射爆炸,将特定的目标对象消灭。这个在过去恐怖电影、科幻电影当中才出现的景象,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和地区可能会上演。

 

  其二是风险的时代性。人工智能的风险,不是存在一个特定的社会时期,也不是存在于某一个国家的发展时间节点,而是存在于人工智能革命发展的整个时期。到了强人工智能时代,机器人拥有的智慧能量,是自然人的10亿倍。尤瓦尔描绘了21世纪中叶,将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形,整个社会有两大阶层,一个是普通阶层,大多数人都变成了无用阶层,他们没有文化、艺术、经济、政治的任何贡献,对这个社会的发展与繁荣无能为力,这是大部分人所处的生存状态。只有少数人才能成为超人。这些人具有超强的算法能力,同时把自然技术和基因技术结合起来,可以进行人体基因测序,能够修补基因,更换器官,甚至在大脑上安装人脑芯片,得以某种程度的永生,整个社会就会发生重大的变革。

 

  其三是风险的全球性。在互联网时代,一个国家的风险,就是全世界的风险。在经济全球化信息全球化的今天,风险已经超出了国界,超出了地理区域的界限。

 

  人工智能下的法律难题

 

  人工智能背景下的法律问题更是凸显。吴汉东教授指出,首先是人工智能所引发的主体资格问题。索菲亚是香港汉森公司研究的机器人,被沙特阿拉伯赋予本国公民的资格。这个机器人究竟是人还是机器?在现有的法律体系当中,机器人还是机器,这是因为人和物,在民法体系中有着严格的界限,分属于主体和客体。但到了人工智能时代问题就比较麻烦,智能机器人在有些国家和地区,有可能被承认为法律意义上的人。比如,机器人小冰也是一个诗人,她写了136首诗,出版了一本诗集,在这种情况下,书的内容归谁所有?这个问题也带来了主体认定资格方面的思考。

 

  其次是隐私保护问题。移动互联网、大数据再加上计算机,三者叠加之后,进入了一个没有隐私的时代。信息社会公民最关注的是什么呢?一个人的身份及其健康状况,个人的财产和信用记录,等等。私人秘密在大数据和计算机面前,无法遁形,无处隐匿。

 

  再次是责任承担问题。无人驾驶发展非常快,以美国为例,无人驾驶将会代替目前的交通工具。有了无人驾驶,没有疲劳驾驶的问题,也不会有情绪问题,也不会超速驾驶,甚至还会谨慎驾驶。但由于智能产品有设计缺陷,制造缺陷等,也会造成一定的事故,在这个情况下,责任由谁承担?到目前为止,联合国认为,人工智能产品就跟高技术产品一样,它的设计人、制造人,首先要承担责任,如果使用人有过错,也要分担责任。

 

  人工智能下的伦理和其他问题

 

  吴汉东教授认为,从伦理角度看,机器人必须要维护整体人类的利益不受伤害,但人工智能可能会引发几个关键问题。

 

  第一是算法偏差和机器歧视问题。由于设计问题、操作问题也会有偏差,由此会带来所谓的机器歧视问题。微软公司曾经推出过一个聊天机器人,上线16个小时就下架了,因为这个机器人上线16个小时就学坏了,会骂粗口说脏话,把黑人的图片说成是大猩猩,而且对女士多有不敬,遭到了很多人抗议。

  第二是虚拟环境的麻醉问题。到人工智能时代有可能会出现一种幻境,整天接触的就是机器人。早上起来,说一声窗帘就打开,然后呢?机器人把床铺好,早餐做好端上来,你可以在桌上看自动出现的当日新闻,出了门你就坐上无人驾驶汽车,听着音乐,进了公司,不需要出示任何身份证件,凭你这张脸都可以进出。到了办公室,机器人秘书把你要签批的文件递到你手上,你可以打开电脑,遥控全世界的分公司,所以你一天可以不见人,但是不能离开机器人。最后造成一种虚拟环境的麻醉问题,你减少了人和人之间的交流,整天在机器人的麻醉之中。

 

  第三个是人机情感危机问题。遥想未来的某一个时期,会发生一个人机的情感危机。人机情感危机,说到底就是人类的情感危机。因为有了性爱机器人,人和人的性爱可能会被取代。美国一家公司,过去生产性爱玩具,就是充气玩偶,现在搞了跟真人一模一样的机器人,很受欢迎,售价大概是6800多美金,订单已售空。这个性爱机器人可以根据你的要求,体型丰满或者纤瘦,心情是温婉或者open。据说西班牙和葡萄牙红灯区非常高兴,订到了一批性爱机器人,摆在他们夜总会的橱窗之中。这种性爱机器人如果充斥在我们社会的话,它会带来人类感情的危机。

 

  第四个是社会问题。人工智能替代了一些白领的工作之后,这些人怎么办?这确实是一个难题,以至于比尔盖茨说,要对那些高科技公司,只用机器人不用自然人的公司,要征收机器人税。

 

  吴汉东教授指出,人工智能时代已经到来。从全球范围内看,发达国家已经在制定战略规划,抢占新一轮科技革命和参与变革的高地。比如美国,最先制定发展战略,目前为止人工智能技术领域处于最领先的地位,包括了Google、Facebook和IBM。日本有一个计划,要装备300万个高智能的智能机器人,来充实制造业。中国也出台了人工智能的发展规划,目标是2020年总体运用要进入先进行列,到2030年理论研究、总体技术及其运用,要达到先进水平。人类应当制定一个机器人伦理章程,伦理比法律重要,先行一步,这个伦理章程,要约束和规范科学家的行为,防止人工智能技术的滥用,当然最后在条件成熟的时候,要采取最后一个步骤,那就是制定针对机器人的法律。

 

 

  未来已经到来。未来的时代,将会是人工智能的智慧之光和法律制度的理性之光交相辉映的时代。

新闻